毛泽东对外宣传工作“九条指示”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0-3-18 点击数:2926]

徐熊 新华社总社高级记者,100038

[摘 要]

[关键词]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人们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主席发动和领导的;人们也知道,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是在他的重用下一度篡夺部分国家大权的。但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发出的另外一些批示,提倡实事求是,反对对外宣传工作中的形式主义、以我为核心、大国沙文主义等却鲜为人知。

这个外国人很能看出问题

1967年1月,首先在上海,然后在全国掀起一场由造反派夺取党和政府各级领导权的狂暴行动。毛泽东主席虽然表示支持“天下大乱”,但是对于这种严重混乱状况却也设法加以约束。1967年3月21日,毛泽东对澳大利亚共产党推荐来中国的大卫•库普的一张反映西安地区“文化大革命”情况的大字报批示:“这个外国人很能看出问题,分析得很不错。总理阅后,送文革小组一阅。”大卫•库普在这张题为《让我们‘治病救人’》的大字报里,分析了西安当时出现的两派对立,由群众大会开除党员党籍,打、砸、抡、游街等一系列情况,认为这是“左”倾机会主义的影响,并受坏分子的操纵。他提出:“要把那些存心要把我们引上背离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人清除出去,然后我们才能搞造反派、革命干部和解放军三结合。”

安斋的意见是正确的

1967年11月27日,毛泽东对一份外宾简报《安斋等人认为日本不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作如下的批示:“这个问题值得注意,我认为安斋的意见是正确的。”12月1日,他看到了安斋库治等日本同志对日本不要走乡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的意见,其中提到了对1938年他的《战争和战略问题》的一段论述是否有效的问题。他对此也有一个批示。他说:“我认为安斋等同志的意见是正确的。我在1938年对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政党的任务的论述,仍然有效。”他所指的那篇文章的第一节第一段说:“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在第一节第二段,总结了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政党武装起义的经验。这段最后部分说:“到了起义和战争的时候,又是首先占领城市,然后进攻乡村,而不与此相反。”如今他对日本友人的意见表态时,仍然坚持普遍真理与具体情况相结合的原则,而没有把中国无产阶级政党武装夺取政权为成功经验强加于人。

对外宣传工作九条指示

1968年7月12日,中共中央把毛泽东就对外宣传工作所作的指示印发给全党学习和执行。由于它一共收入九条,所以人们简称它为“毛主席九条指示”。

“九条指示”是:1968年3月7日,毛泽东在一个拟在援外飞机上喷刷毛主席语录的请示报告上批示:”不要那样做,做了效果不好。国家不同,做法也不能一样。”

1968年3月10日,他对关于开好这一年春季出口商品交易会的通知作了重要批改,增加了这样一句:“注意,不要强加于人。”

同年3月12日,他删去了我国援外某工程移交问题的请示报告中的一段话:“举行移交仪式时,应大力宣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说明我援建工程的成绩,是我们忠实地执行伟大领袖关于国际主义教导的结果,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并且批示:“这些是强加于人的,不要这样做。”

同月17日,他在关于答复新西兰共产党威尔科克斯同志对我对外宣传工作的批评(不看对象,不区别对待,千篇一律等)的请示报告上批示:”此事我已说了多次,对外(对内也应如此)宣传应当坚决地有步骤予以改革。”

同年27日,毛泽东对一份贺电作了重要修改和批示。他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改为“马克思主义与XX情况相结合的伟大胜利”;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也具有伟大的意义”,改为“对于……革命斗争在某一方面也将具有一定的意义”。同月27日,他又在一份涉及在我国报刊上发表兄弟党对毛泽东思想的评价问题的请示报告上批示:“一般地说,一切外国党(马列主义)的内政,我们不应干涉,他们怎样宣传,是他们的事。我们应该注意自己的宣传,不应吹得太多,不应说得不适当,使人看起来好像有强加于人的印象。”

同年4月6日,毛泽东在一份涉外文件中删掉了21个字:“全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和战无不胜的”;并且批示:“这些空话,以后不要再用。”

同年5月16日,他批评了在一个文件中用了“全世界革命的中心——北京”这个提法。他再一次指出:“这种话不应由中国人口中说出,这是所谓‘以我为核心’的错误思想。”

同年5月29日,他对一份建议作了重要批示:“第一、要注意不要强加于人;第二、不要宣传外国人的人民运动是中国影响的,这样的宣传易为反动派所利用,而不利于人民运动。”

光焰从来是有际的

当时,全国各地各部门领导机关差不多都学习了这“九条指示”,新华社在学习时又增加了一条,称为“十条指示”。这一条是毛泽东就一篇文章中提到:“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作了批示:“光焰从来是有际的,哪能‘无际’?”“光焰无际”的说法,是陈伯达在一篇文章中最早提出来的,后来被用得泛滥成灾。

当时有个全国港口租船工作会议在青岛举行。新华社国际部和对外部分别派我和徐学江同志参加了这个次会议。这次会议由对外贸易部主持,外交部、全国租船公司和大连、天津、烟台、青岛、连云港、上海、福州、汕头、广州、黄埔、湛江和香港等租船公司分支机构都派人参加。会议结合各自的实际情况,集中学习了“毛主席九条指示”。这次会议开了十多天。

会上所谈到的情况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在这以前,外国船只进港,全体外籍船员必须列队手挥“红宝书”,向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朗诵“老三篇”,三呼“毛主席万岁”;有时,还发动外籍船员批斗老板的代理人——船长。这些做法引起外轮反感。他们常常离开港口后即把毛主席塑像扔到大海里去;至于把毛主席像与裸体女人像混贴在船舱里更是普遍现象。以至使有些以往同我国友好的船只不再与我们交往。有些被鼓动而“造反”的船员被船长解雇。还发生了一些更为严重的涉外事件。

一次外国船只在天津港外停泊,中国海关、检疫等工作人员上船检查和办手续,要求对方高呼“毛主席万岁”,被对方拒绝。对方当着中国人的面把一尊毛主席像扔进大海,并且掉头转航,扬言要把中国人员挟持至南朝鲜。天津方面紧急通知青岛、烟台、大连港口和海军,才把这艘船拦截在渤海湾里,救出中国人员。

会议之后,各港口对外国和我国香港地区船只及海员不再施行强加于人的做法。

不要自吹自擂

1968年6月12日,有关部门在一份报告中提到,群众在同外宾接触时可“自发地分别赠送毛主席像章”。毛泽东批示:“不要”。

同年8月,他在一份《关于更改援外军事专家名称》的报告和电报稿上批示:“名称问题关系不大,可从缓议。”“资产阶级传下的东西很多,例如共和国、工程师等等不胜枚举,不能都改。”

同年9月,他在《人民日报》社论《世界革命人民胜利的航向》上批示:“把离开主题的一些空话删掉。不要向外国人自吹自擂:”他删掉的话是:“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当代的新发展。”“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新的阶段。毛泽东同志是理论联系实际的伟大的典范。”“我们的时代,是以毛泽东思想为伟大旗帜的新时代,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和各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的新时代。毛泽东思想正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世界各地广泛地传播。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的人民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在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世界各国人民必将朝着胜利的航向继续奋勇前进!”他还把原文中两处提到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改为“把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原文中所有的“毛泽东思想”都被他删去,共删去13处。

同年9月,毛泽东在中央文革小组起草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周年标语口号(送审稿)》上批示:“去掉第十一条,不应用自己名义发出的口号称赞自己。”这一条的原文是:“向立下丰功伟绩的中央文革致敬!”

同年9月,他在一份关于一个外国代表团的接待计划的请示中,把“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一系列最新指示”一句删掉了,并且批示:“对这些不应如此做。”原文附有19条欢迎代表团的标语口号,他批注:“去掉三条”。这三条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胜利万岁!”“战无不胜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毛泽东的这些批示,强调不要自吹自擂、不要强加于人、不要搞形式主义的原则。

我历来是当教员的

1970年12月18日,他在接见美国著名作家斯诺时说:“崇拜得过分了,搞许多形式主义。比如什么“四个伟大”“Great teacher Great Leader Great Supname Gommander, Great Helmsmam”(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讨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毛泽东还在许多批示中强调宣传要实事求是。

1969年6月,他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的一篇社论的第二段:“二十年来,对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系列伟大胜利,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变成一个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强国”一句中的“繁荣昌盛”前面,加了“有了初步”4个字,将“强国”改为“国家”。他还批示:“请注意:以后不要这种不合实际情况的自吹自擂。”

同年9月,他把一份感谢电中的“使我们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为“使我们的国家的面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毛泽东强调尊重别国,防止大国沙文主义。1970年12月6日,他在一份关于邀请一个兄弟党派团访华的请示报告上批示:“对于一切外国人,不要求他们承认中国人的思想,只要求他们承认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该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是一个基本原则。我已说了多遍了。至于他们除马列主义外,还杂有一些别的不良思想,他们自己会觉悟,我们不必当作严重问题和外国同志交谈。只要看我们党的历史经过多少错误路线的教育才逐步走上正轨,并且至今还有问题,即对内对外都有大国沙文主义,必须加以克服,就可知道了。”

这时,毛泽东已被日益推上“神”的地位,可他这些意见在“文化大革命”的极左气氛中,已难以产生力挽狂澜的效应。但是,他的这些指示,当时在全国特别是一些涉外单位和宣传部门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红色收藏 | 企业介绍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主办单位:甘肃九源红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甘肃兰州市城关区农民巷8号旅游大厦2号楼701室

Tel:0931-8841458 Fax:0931-8841458 Mail:master@zgjyhswh.com

甘肃九源红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及制作镜像)

网站备案号:陇ICP备10001540号